一定发3.0APP-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后,欧央行或不会“直升机撒钱”

一定发3.0APP-7500亿欧元购债计划后,欧央行或不会“直升机撒钱”

新冠疫情使欧洲经济备受打击。有分析指出,相较于财政政策,欧洲中央银行(下称“欧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动作并不多。

在8日的一次演讲中,法国央行行长德加洛(Franois Villeroy de Galhau)就货币政策提出了这样一个构想,他说:“如果欧元区的价格稳定存在重大风险,可以考虑欧央行直接为企业融资提供资金的办法。”——这正是经济学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提出的“直升机撒钱”策略。

那么,这可能成为欧央行的下一步举措吗?对此,要明确两个问题:欧央行是否具有一定的货币政策空间,以及“直升机撒钱” 策略是否会成为其货币工具中的选项。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胡琨回答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第一个问题。他表示,近几年来,虽然欧央行一直施行低利率政策,但其仍有一定的货币政策空间,欧债危机时出台的直接购债计划(OMTs)即是选项之一,

在第二个问题上,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丁纯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制于“最后贷款人”的职能问题,欧央行出台“直升机撒钱” 策略的可能性并不大。在他看来,财政政策是目前提振欧洲经济的最佳方式。

通胀率决定欧央行下一步动作

在美联储“不惜一切代价”降息至零利率后,有分析人士认为,相较于美联储,长年施行量化宽松政策(QE)的欧央行恐弹尽粮绝。

但在胡琨看来未必如此:“推出OMTs以后,原则上,只要有必要,欧央行就可以释放无限流动性。”欧央行货币政策首要目标是保障价格稳定,如疫情进一步升级,影响到欧央行落实这一首要目标,不排除欧央行在其职权范围内进行更多非常规货币政策操作,以理顺其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2012年,为防止南欧主权债务的恐慌性抛售,时任欧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推出了OMTs。该计划聚焦于购买1~3年期的短期国债,且不会事先设定购债规模。据该计划,当某国融资成本飙升导致市场投机,影响欧元区统一和稳定时,OMTs将在二级市场上无限量购买该国国债以稳定市场。

胡琨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欧央行于上月18日出台的7500亿欧元的“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就是OMTs。

据当日欧央行发布的公告,该项总值达7500亿欧元的购债计划将在公共和私人部门展开,此前并不在欧央行购债计划中的“希腊国债”也将纳入其中。在时间维度上,该计划将至少延续至2020年底。

在7500亿欧元的购债计划后,欧央行是否会有下一步动作?在胡琨看来,这取决于欧元区的通胀率。

胡琨认为,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是价格稳定。目前来看,欧元区通胀整体是有收缩,但还要看进一步变化。胡琨说:“如果继续走低,欧央行是会有所动作的。”

数据显示,欧元区2月和3月的通胀率分别为1.2%和0.7%,欧元区通胀率最理想的状态是接近但不超过2%。

直升机撒钱策略恐不是选项

如果欧央行下一步有所动作,会是德加洛所指的“直升机撒钱”的策略吗?在丁纯看来,或许不是。

丁纯表示,其中的原因在于欧央行不具备“最后贷款人”职能:“欧央行不是一个独立和完整的中央银行。一方面,欧央行没有采取此项策略的权限;另一方面,如果欧央行执意采取此项策略,将承担一定的道德风险。”

据《欧洲联盟运行条约》第128条第1款,欧央行拥有欧元区货币发行的专属权利,理论上具有提供无限量流动性的能力。但根据《欧洲联盟运行条约》第127条第1款规定:“欧央行(政策)的首要目标是维持价格稳定。在不影响这一目标的前提下,应支持欧盟总体经济政策,以努力实现《欧洲联盟条约》第3条确定的目标。”

据此条款,欧央行是否向市场注入波动性以及流动性规模的大小,原则上皆以不损害价格稳定这一首要目标为前提,故其不掌握提供无限量流动性的职能。

丁纯向第一财经记者进一步解释道,欧央行如果想采取“直升机撒钱”的战略,还需要各成员国政府一同商讨。这又将回到欧元区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上,采用此战略,就相当于财富再分配,有可能稀释经济较好国家的财富。丁纯说:“那么像德国、荷兰这样的国家会同意吗?”

此外,丁纯还补充道,“直升机撒钱”是一个非常规策略,欧央行恐不会轻易采取此策略。

ESM或是经济解药

在丁纯来看,相较于货币政策,更应寄希望于财政政策。

丁纯表示,货币政策有“大水漫灌”的意味。以欧债危机时的情况为例,欧央行的政策都需要银行等系统发挥作用,银行知道企业的经营状况不好,本身也没有动力向企业放贷。

丁纯认为,财政政策的指向性更加明确。目前欧洲经济最核心的问题在于保持经济活动正常进行,而各国政府出台的政策便是如此:救助中小企业、稳定就业,进而实现经济增长。

在财政政策方面,胡琨也认为,欧元区应继续用好欧洲稳定机制(ESM)这一救助工具,放宽条件,为成员国提供流动性支持。在ESM机制内,成员国在一定额度内提供担保,既解决了流动性救助问题,又无须德国承担无限担保义务。

就目前讨论的“新冠债券”来说,胡琨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必要的选项。意大利等国提出的“债务共享”原则,意味着德国民众需要去为德国之外的负债承担义务,如果这一义务是无限的,基于民主原则,那么显然无法得到德国民众接受,很不现实。

胡琨补充说,关于救助意大利和西班牙经济,目前还是很多措施,除了既有的结构政策工具之外,欧盟委员会从欧盟预算中拨出了1000亿欧元支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就业。此外,欧洲投资银行还可以提供担保,保障各成员国银行对企业贷款的发放。